剧场是灵性觉醒的空间,人类普遍形而上

最重要的问题是戏剧如何实现向人的生存回归,如何让人的灵性觉醒。这个问题之所以迫切需要解决,是因为百年戏剧实践使戏剧承担了太多戏剧之外的东西,戏剧成为教化的道场,舞台活动的是人,但离人的精神生存却越来越远。

人都是向存在原初回归并走向存在的途中,澄明显现和展开自己的此在在场,总的来说是从在之中到在之上,由在之上上升到在之中的无限超越轮回,前者在之中是包含诸种无意识体验的自我觉醒,有集体,个体和文化无意识,在之上是意识从谬误到无知的觉醒后发问思辨的研究认识,表现为思维与想象的分离,转换和融合三个阶段,前者是文学认知,后依次为科学探索和哲学觉解,由此展开为诸种意识形态,最后一个在之中是指意识形态的存有立场的彼此否定催生出的普遍同一的崇高客体,所有意识形态都是崇高客体的一个分体而已,而这个崇高客体就是人道与文明,人道是人与存在关联的真理觉醒,文明是觉醒后现身展开的所有在场明见,人道的实质是跨越性别的爱欲和跨越年龄的真知,所有的人的诉求不外乎安全与生存的基本保障,获得生命尊严
,生活尊重,人生尊贵的实现,对于所有个体主体而言,他们的主体现实都是从本体,人格到超个体实现的过程,本体伴随心理现实和客观现实的各种现象的出现和体验,本体自发的心理分析与自主判断也逐渐生成,首先表现为心理病态趋向,高兴,焦虑和恐惧的放任而不加节制,特别是性冲动的处理上,而后语言符号的引导,心理有了偏执倾向,语言符号的病态化表达,即所谓个性的生成,直至回归伦理信仰现实后,主体精神觉醒,在语言表达中发现原乐并放纵原乐建构大对体,人格也因此在成塑的途中,在社会中有自己意向表达的象征行为,但是与社会对话时成塑的人格会分裂,所以人格成塑之后还需要维护捍卫人格促成人格的成熟,心理现实要科学化,人格的成熟是人格变态的奥秘体验的结果,人格变态是激化自身的独立性,发现崇高客体,奥秘体验是崇高回归和抵达神性的心理表现,是超个体实现的标志,综合来看,人的主体现实就是从人性包括自然性和生命性与社会性和人文性,诗性包括能指与所指对应的语言现实和伦理与信仰对应的生活现实生成,灵性包括艺术技术劳动创造性和哲理意趣,乐性包括自我控制的情绪和情感体验和自我防御觉知的心理活动和趋向例如音乐和喜剧,到神性包括崇高觉解和超验凝思的抵达,也就是文学原境论。

回想戏剧的童年和源头,我们这些有着戏剧情怀的人,总会被想象中的原始戏剧迷住,对那时的戏剧与人的生存同化为一的演出情景充满无限想象。

戏剧的仪式性,是她作为人类群体艺术区别于其它别的艺术的本体性所在,也是在今天其它艺术无法替代它的根本原因。

ca88官方 1

国家大剧院内景(《中国艺术报》资料图片)

ca88官方,在我居住的城市,很难看到想看的那种戏剧,久而久之,我的生活没有了戏剧,但我并没疏远它,对它充满了渴望,特别是从媒体上知道孟京辉、王翀、海纳·穆勒等在创作着与我们平时看到的不一样的另类戏剧,看戏的渴望就更加强烈。我一直认为,戏剧是最有魅力的艺术,即便在电影成为视听盛宴,电视剧成为家常便饭的今天,戏剧活动仍然是我们精神生存中必须的内容,戏剧是其它艺术无法取代的。自己对戏剧的渴望恰恰说明了这一点。

我们置身于一个高度物质化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物质主义人生哲学得到充分实现,人们把追求物质作为最终目的,物质生活是惟一真实的生活,正如西美尔所说,“什么东西有价值”的问题越来越被“值多少钱”的问题所取代。在物质的挤兑下,“生活的核心和意义总是一再从我们的手边滑落”,人们丧失了意义态度,谁要追问活着的意义,那等于用自己的脑袋去撞墙;谁向往浪漫情怀,渴望诗意生活,谁就病得不轻。“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惟独少见“仰望天空”的人。人没了意义态度,不再追问我们究竟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等等,人活得很物质很现实,物质而现实的人,灵性自然衰微以至沦丧。

灵性消失,是我们面临的精神现实。然而灵性恰是人之为人的根基,凡有生存智慧的人都明白这一点。有了灵性,人才能超越现实,去寻求生活的意义和生存的使命感,去寻求宇宙中的和谐和完整,树立对终极力量的信仰;有了灵性,人才能有通灵能力,去感悟混沌的东西,与不可见、不可意识的世界建立一种关系;有了灵性,人才有悟性,才能有精气神。

改变当前的精神现实,这是一种普遍的社会诉求。艺术中的人,不管是艺术的创作者还是批评者,自然寄希望于审美,坚信艺术可以修复人的内在性,可以促成人的灵性觉醒。而在众多的艺术中,戏剧是让人觉悟的最有效的方式,有春风裂冰的强力。这么说的理由,是戏剧活动最切合人的本能,或者说,因为戏剧是一种充满灵性和生命感,离人心最近的艺术。过度的物质生活给我们的生命以严重创伤,为了疗愈这创伤,使人成为有灵性的人,我们才需要戏剧。

回想戏剧的童年和源头,我们这些有着戏剧情怀的人,总会被想象中的原始戏剧迷住,对那时的戏剧与人的生存同化为一的演出情景充满无限想象。回到原初,我们才能真切体会到戏剧为人类所需要的真正理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