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客民俗网上朋友俗资源新闻频道,何以承袭

  4月13日至17日,由中宣部、文化部主办的首届中国京剧流派班毕业公演可谓行当齐全、流派纷呈。4台大戏囊括了老生、青衣、花脸、武生、小生、武旦、丑行等8个行当19个流派。如今京剧流派的现状如何?流派在京剧传承中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如何让流派在京剧传承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这些话题在业内也迅速引起了热议。

从2009年底起,在各京剧院团、青年京剧演员之间,“京剧流派班”这一名词不胫而走。京剧流派艺术以研习班的形式进行人才培养,引起了京剧界极大的兴趣和关注。今年4月至5月,京剧流派班的各教学基地已相继开班授课。既然已经有了“青研班”,为什么还需要“流派班”?“流派班”因何而来,是如何培养京剧人才的?其对京剧艺术传承又有哪些意义?为此,记者走访了中国戏曲学院、北京京剧院的相关负责人。

  京剧流派出现萎缩

“京剧流派班”全称“中国京剧流派艺术研习班”,由中宣部、文化部主办,中国戏曲学院承办。2009年的夏末秋初,长期以来关心京剧艺术发展的中宣部原部长丁关根提出,为使丰富的京剧流派艺术薪火相传,就应为流派的继承人提供学习条件,使他们有机会得到著名流派前辈传授技艺,因此,建立一个以京剧流派艺术为内容的人才培养计划很有必要。“京剧流派班”很快被提上了日程。中国戏曲学院作为承办方,设置了专门的机构负责“流派班”的策划组织工作,包括制定方案、招生录取、制定教学计划、联络教学基地、组织教学验收及其他日常工作。同时,“流派班”在中国国家京剧院、北京京剧院、上海京剧院、天津京剧院、中国戏曲学院、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6家单位建立了教学基地。4月30日,北京京剧院教学基地举行开班仪式,“流派班”正式从规划走向实践。

  “在京剧传承发展的过程中,目前出现了一种流派逐渐萎缩的现象,必须引起重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剧协理论研究室主任崔伟这样描述。

首批学员优中选优

  这种萎缩主要表现为流派传承的不均衡。据专家介绍,比如京剧“四大名旦”,其中梅派、程派、荀派传承得较好,但尚派就有一些困难,继承人较少。还有老生中的高派,现在基本没有传人了。这跟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京剧人才培养陷入低谷不无关系,正是在那个时期,一些流派的传承出现了断代。此外,由于有的流派对演员要求比较高,比如尚派要求演员声音高亮,还要文武兼备;而高派老生则要求演员的嗓音特别高亢,也不容易符合条件。

说起京剧人才的培养,举办14年的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早已为京剧演员们熟知,该班的许多学员已成为当今京剧舞台上的名角。“‘青研班’是对京剧演员进行统一授课,着重于全面的深造和提升,而‘流派班’则是划分流派单独授课,从教学模式上来讲更有针对性。”京剧流派艺术研习班班主任、中国戏曲学院教授郑重华这样说道。

  在考察各地“青研班”、“流派班”学员演出时,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也深有感触,认为开办流派班对于京剧传承的意义十分重大:“如果没有年轻的演员加入进来,没有他们对流派的传承与发扬光大,我们的流派、剧目就会濒危。”而据中国戏曲学院教授郑重华介绍,在京剧的流派传承中,有的可能是亲传弟子或者是家人,比如梅葆玖之于梅派青衣;也有像余派老生这样的,现在的余派传人都没见过余叔岩,余叔岩也没留下图像影像资料,只有录音;再比如程派青衣,实际上已有好几个分支,各有各的说法。

据他介绍,“流派班”筹建之初就引起了各地京剧院团的关注,各院团纷纷推荐学员,“流派班”办公室甚至收到了一些院团所在地区省政府及宣传部门的来信,推荐优秀演员参加学习。在此情况下,“流派班”采取了院团推荐、导师认定、领导审核的方式,从大量的候选者中进行筛选,最终有66名候选者成为首届“流派班”的学员。

  这些情况说明,京剧的流派传承任重道远。

这66名学员来自全国16个京剧院团、单位,涉及全国13个省、直辖市;从年龄上划分,35岁以下的有59人,学员组成十分年轻化;从所学行当和流派来看,涵盖了京剧界的19个流派,包括老生的马派、谭派、奚派、杨派、麒派、言派、余派,旦角的梅派、尚派、程派、荀派、王派、张派,花脸的裘派,小生的叶派,丑角的肖派等。在学员名单确定后,“流派班”办公室为每名学员分配了指导教师。在授课教师名单中,记者看到了梅葆玖、谭元寿、张学津、李世济等京剧各派名家的名字。郑重华说:“我们的教师可以说打造了当今京剧界顶级阵容。”

  流派是京剧传承的重要载体

一对一、一对二小班授课

  在京剧的发展历史上,无数艺术先贤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创造,从而锤炼出从“唱、念、做、打”到“手、眼、身、法、步”的京剧“四功五法”,出现了异彩纷呈、风格各异的京剧流派。实际上,开办流派班恰体现了京剧界的一个共识,即流派是京剧传承的重要载体。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郑重华就认为,流派是京剧传承的重要载体,也体现了京剧的基本特色,因此重视流派传承也是京剧的重要任务。而流派班学员,余派女老生王珮瑜也表示,名家名角常常是流派的重要代表,对戏曲传承很重要,重视流派传承的关键就是要培养出一大批京剧角儿出来。

招生只是“流派班”成立的第一步,对学员的艺术培养是“流派班”的核心任务,其培养模式也参照了京剧流派艺术传承的特点和规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