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强武弱,我和爷爷李万春

图片 1

图片 2

小哪咤(李阳鸣饰)“挑战”老猴王(李万春饰)

王好强在《三打祝家庄》中饰石秀 悦之 摄

李万春是京剧艺术领域在武生表演方面的集大成者,也是京剧艺术的一位开拓者、创新者。为纪念京剧武生宗师李万春先生诞辰百年,国家京剧院和梅兰芳大剧院将于7月22日、23日主办两场大型纪念演出。《中国艺术报》特约请李万春的孙子、国家京剧院青年演员李阳鸣撰写回忆文章,向读者讲述一代武生宗师生活中不为人知的点点滴滴。

中新网北京7月2日电
“京剧艺术该如何继承发展,京剧武戏该以什么面貌立足于舞台,武生行当该何去何从,就摆在我们每一个京剧人的面前。”国家京剧院院长宋晨在日前举行的张云溪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活动上如是说。

在为爷爷李万春诞辰100周年纪念整理照片时,我常常会看着那些年代久远的影像出神。无论是戏装还是便装,无论是少年还是暮年,爷爷的眼睛一直那么年轻而清澈,里面透出一股飞扬的神采,岁月和命运似乎没有留下任何印迹。我总是会问自己:“我像爷爷吗?”

一直以来,京剧舞台都存在“文强武弱”的现象,优秀武戏作品少,武戏人才也青黄不接。为了促进京剧武戏艺术健康发展,恢复更多优秀武戏剧目,推出武戏人才,国家京剧院近日举办了第二届武戏展演,还成立了武戏工作室。在梅兰芳大剧院上演了武生表演艺术家张云溪的代表剧目《三打祝家庄》,以此表示对张云溪先生的纪念和对他舞台艺术传承展示。

小时候我也这样常常问自己,我现在能记得的最早的时候,就是爷爷教我那些猴王、武松的身段。那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长大以后,能像爷爷一样叱咤舞台。我常常会对着比我高很多的穿衣镜,模仿爷爷的各种表情,但无论我怎样努力,都从自己的脸上找不到爷爷的影子。尽管我也常听到不少长辈们夸我“真像万爷”,在尚不懂得区分诚恳和恭维的年纪,在得不到自己认可的情况下,这样的夸奖总是让我迷惑。唯一能够让我感觉踏实的是,爷爷不止一次说过的话:“磊磊(我的小名)身段协调,学什么都快,不怯场,像我年轻的时候”。这句话让我坚信,我身上爷爷的骨血,能让我在舞台上有不可替代的光芒。

图片 3

爷爷落实政策后回到北京,但几个儿女都没能随行,为了让爷爷奶奶身边有人陪,我一岁就被送到北京,当时我父母还在南方工作。我是艺人家的小孩,我有着和别的小孩完全不一样的童年。我的第一个玩具竟然是舞台上哪吒的乾坤圈,也许正是因为这个乾坤圈,几年后,爷爷带着我去郑州讲学,并演出《闹天宫》。我第一次以哪吒的形象正式登上了大舞台,那年我6岁。那时,我和爷爷形影不离,无论去哪儿演出、讲学、参加各种社会活动,他都带着我。每次在家里接到各种活动的电话邀请,爷爷总是说:“行啊,但我得带着我孙子”,或者“如果不方便带磊磊,我就不去了,我们爷俩可分不开。”

《三打祝家庄》剧照 李春来 摄

和我分不开的爷爷,在我9岁那年的夏天,和我分开了。爷爷躺在那里,我以为他又在装睡,逗我玩儿,以往每次这样,他都会忽然睁开那双总是充满笑意的眼睛,做出一个美猴王的身段,一声念白:“是哪一个竟敢叨扰本王的美梦?”然后紧紧把我抱在怀里……

张云溪(1919年—1999年)是著名武生表演艺术家,以短打戏纵横艺坛。有评价说,他的表演和武打重在传情,赋予短打武生这一行当更加精致而传神的艺术魅力。他善于在激烈武打的繁难的舞蹈中刻画人物的气质性格、神情劲头,精气神灌满全场,塑造了新《三岔口》的任堂惠、《三打祝家庄》的石秀、《猎虎记》的解珍等一个个有血有肉的艺术形象,把人物演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