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首宫廷剧院发展迎来黄金时代亚洲城ca88入口:,京城剧院扩容后的新主题材料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王祥现在也给市政府的文化创意产业出谋划策,他说,戏剧对一个城市的精神作用是巨大的。他曾参加过台北华文戏剧节,在台湾,连一个县城都会组织戏剧节,他的感触特别深:小剧场丰富的地方,人们会比较宁静、幸福、理性,整个社会呈良性循环。

东方先锋剧场

根据规划,北京正在打造天坛、天桥演艺区,仅天桥演艺区未来就将建成30个左右的剧场,其中,有6个少于100座的试验性小剧场。

傅维伯说:“按照现在戏剧作品的创作情况,如果一下子涌现出这么多剧场,数量和质量的支撑上有一定难度,因为作品、创作者、创作资源、资金等,都是逐步积累的。”他估算了一下,假设北京有100个剧场要实现常态演出,每年大概需要1000到2000部作品,但目前北京戏剧界在编剧、导演、演员、舞美等人才资源的积累上都不够。

第四幕:转折

东宫影剧院

上世纪90年代,小剧场在北京轰轰烈烈地兴起。90年代初,在导演林兆华的倡议下,北京人艺打算建立一个小剧场,发展小剧场话剧,刚从日本留学回国的傅维伯拿着仅仅1000块钱的开办费,购买了办公桌、电话、拖把、簸箕等基本用品,一共三个人,正式开张。

而留下来做戏剧的人,在王雷看来,大多数都是真心实意地去做这件事情的,“凭着热情、理想去做戏,有些人还自己贴钱”。他认为真正的戏剧人是可亲可敬的,“只要给他们一些起码的费用,加上双方的信任和承诺,就能推动他们做很多事情。”

2008年以来,在北京市文化部门的支持下,北京市的小剧场发展迅速扩大。到2011年,北京小剧场已达30多个,小剧场剧目数量也超过350部,相当于几乎每天都会诞生一部小剧场话剧新作。

“目前想把剧场和戏剧投资作为盈利的事情去做难度很大。”王雷也感叹。对于剧场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他表示,除了演出,剧场同时也要肩负起培养相关人才和演出项目的责任,“比如首都剧场,它不只是一栋楼,而是有一个庞大制作团队的支撑,才会获得大家的认可。”他并不期待东宫影剧院有多高的盈利,“我们对剧场的要求是,低收益运营或者略亏运营但保证它持续有好的作品、满场的观众和热度,使剧场所在的区域热起来。”

今年,北京市又开展了北京优秀小剧场剧目展演,东方先锋剧场上演的民营剧目《我的祖宗十八代》,以及《空中花园谋杀案》等民营剧团的剧目均位列其中。此外,北京市还拿出专项资金扶持精品创作,并面向所有民营小剧场,启动2012北京故事为主题的剧目创作活动。

北京的剧场多吗?

第五幕:机遇

做戏剧是一件坚守理想的事情。做过3个剧场的傅维伯,称自己“到现在还是一个穷光蛋”,这么多年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就是因为对戏剧理想的坚守。“这个行业太不容易了!”他说。

并不是所有小剧场诞生、成长都如此顺利。

毛修炳担心的也是“剧场热、剧本荒”的问题。“现在很多戏剧专业毕业的学生都不愿意写话剧剧本,而是去写影视剧本了,因为那个来钱快,所以很多优秀的话剧编剧都流失了,也导致话剧市场这几年的好剧本不是很多。”

小剧场进入黄金时代

一年演出多少场才能保证正常运营?

资金饥渴已经缓解

剧场运营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像傅维伯这样的资深剧场人,也很难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游刃有余。“一谈到经商,有很多观念就转不过来。”他说,“像我们这样既搞艺术创作,又做经营管理和制作,由于面对的事情很复杂,心理压力很大。”在他看来,对于剧场管理,现在很多人并没有很清晰的概念,“剧场的运营管理,是一门学问,要对卖的商品有自己的认知和体会,不是简单的谁都能干的事。”

很多人把2005年戏逍堂的成立当作一个拐点。作为当年唯一的民营话剧投资机构,戏逍堂带来了信心。戏逍堂推出的第一部戏《到现在还没想好》首轮演出就赚了10万元。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小剧场,更多的人带着钱进来了,几年来,北京陆续成立了30多个民营戏剧团体。

“一下子冒出这么多剧场,可能很多人会心存疑问,剧场投资是不是过热?北京需要这么多剧场吗?”毛修炳说,“其实从长远看,就应该要这么多。”他介绍,在纽约,平均每100万个人有42.5个剧场,但在北京,目前平均每100万个人只有8.8个剧场。所以,如果以此为参照,北京剧场的绝对数量并不算多。

此后,傅维伯将自己的积蓄40万元投入中戏附近的北剧场,但2004年,北剧场因资金问题倒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