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在当代上演,昆曲申遗成功10周年

图片 1

简要内容:今年4月,白先勇倾注了巨大心力的校园版《牡丹亭》在北大妩媚登场,普通大学生粉墨登台,亲身感受昆曲之美。皇家粮仓厅堂版《牡丹亭》的出品方普罗艺术总经理王翔称,“作为‘百戏之祖’的昆曲不是草根艺术,观众需要具备一定的物质基础和审美情趣。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金涛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这句《牡丹亭》中的经典唱词冥冥中成了昆曲现实命运的写照,明清时“姹紫嫣红”的繁华,在近世却退化为“断井颓垣”的式微,直至10年前的昨天,随着世界级“非遗”头衔的空降,“戏曲活化石”又现“良辰美景”,昆曲的跌宕命运似乎比水磨腔还要委婉曲折。10年“非遗”路,600年昆曲走出了在寂静中被遗忘的宿命,但也面临过度开发和虚火过旺的现实,从今天起,本报将连续三天推出昆曲申遗成功10周年特别报道,通过对这10年来的梳理以及断章的截取,让我们从翻阅往事中,更清晰地去期许未来。

抗战结束后,梅兰芳在上海演出《游园惊梦》,黑市喊到一张票要价一根金条。年幼的白先勇看后为之痴迷,从此一生钟情昆曲。

■世界级“非遗”头衔空降——

此后很长时间,昆曲被打入冷宫,《牡丹亭》长期冷寂。

十年摆脱“困曲”

《牡丹亭》又名《还魂记》从2001年开始,《牡丹亭》上演了一出现代版“还魂记”。2001年5月18日,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人类口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昆曲的传承保护打了一剂强心针。2004年,白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在台北首演,6场演出9000张票,一气卖完。8年当中,国内国外,几十个城市,十几个国家,走到哪里都掀起《牡丹亭》的热潮。10年过去了,“《牡丹亭》热”持续升温。到2011年,先是商业演出的佼佼者“厅堂版《牡丹亭》”500场纪念演出,后是青春版《牡丹亭》200场纪念演出,再后来是诸多类型的牡丹亭同题创演项目浮出水面。

2001年5月18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浦晃一郎在巴黎总部宣布了世界首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中国常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使张学忠代表中国领取了证书。在来自世界各地的19个项目中,中国昆曲以全票荣登榜首。同年10月,法国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会议大厅里,传出了流利的笛箫和百转千回的水磨腔,轻歌曼舞间阻挡了尘世的喧嚣繁华。会后,张学忠收到了来自一百多个国家外交官员的祝贺,昆曲首次引起了世界关注。而那时在国内,昆曲不仅被戏称为“困曲”,从业者更挣扎在生存的边缘。

一出400年前的《牡丹亭》,何以在当代寻回她的青春?日前,在由北京市教委主办、北京舞蹈学院艺术传播系承办的“激活传统,触及当代——2011中国艺术传播新趋势论坛之牡丹亭创演现象”专题研讨会上,众多专家就艺术创作、文化传播和市场营销到底该如何协同发力,如何借助有效的文化策划和艺术管理手段将经典再造与文化软实力提升相结合、将个体创作与艺术健康持续发展相结合等话题展开了讨论。

在北京,如果有人打车去北京人艺,出租司机不用问地址就会将客人送到,但是10年前,各地的昆曲剧院却是当地最不知名的地方,即便是在发源地苏州,出租司机中也几乎没有人知道隐藏在小路中的这座剧院。但是现在却不同了,他们不仅会将你准确送到目的地,还会热心地引导你到昆曲博物馆转转。而今年5月14日晚,上昆的《长生殿》精华版在长安大戏院上演,座无虚席的剧场在演出后上演了火暴的一幕。狂热的戏迷用掌声和喝彩声把蔡正仁、张静娴两位主演留在舞台上数次谢幕仍意犹未尽。经历了几十载舞台历练的蔡正仁说,“当演员这么多年,我第一次在舞台上感觉到无所适从,不知道是该留在舞台上还是回到化妆间,我甚至都不记得我们到底谢了几次幕。那一刻,让我终生难忘,狂热和兴奋浸润着剧场的每一丝空气,这与10年前观众寥寥的场面反差太大了。”北方昆曲剧院院长杨凤一最近几年常说的一句话是:“以往我们是抱着金饭碗到处要饭,因为常年不擦拭,以至于这只金饭碗落满了灰尘。来自世界的认同警醒了我们,作为昆曲人,我们能做的就是把它擦亮,让它回复昔日的光鲜。”江苏省苏州昆剧院院长蔡少华将申遗成功的这10年称作昆曲600年来最好的发展阶段之一。“这主要是指政府的认同和着力推进。国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概念始于昆曲,我国的非遗保护也是从昆曲开始的,这10年来昆曲的社会认同和舆论宣传甚至已经超越了昆曲本身,被提升到了一个国家文脉的传承层面。”

小戏成功的小秘诀

■“白牡丹”让昆曲潜入校园——

去剧场化是厅堂版《牡丹亭》发展中最大的一个特点:不在非常正规的舞台与剧场演出,完全按照明代家班的厅堂式表演;演出不使用任何麦克风和音箱,完全原声呈现。

培养年轻观众

2007年5月18日,在昆曲申遗成功6周年之际,厅堂版《牡丹亭》在北京皇家粮仓首演,一场戏90分钟。此后每逢周五、周六晚上都会开演,截至今年12月16日,已经是第515场演出。最高票价1980元。

2004年6月11日,苏州大学存菊堂内掌声雷动,上本九折在绵延三小时的笛声、锣声、箫声中终了,1200多个年轻的面孔起立鼓掌。舞台上,演员们几次谢幕仍欲罢不能。这部青春版《牡丹亭》在内地首演破天荒地选择了姑苏城内的高校,而这仅仅是台湾作家白先勇“昆曲高校传承计划”的开始,昆曲这个被白先勇形容为“美得不得了的艺术”随“白牡丹”潜入校园。他在北大开设的昆曲公选课,更是被北大学生称为“史上最火暴的公选课”。而在苏州大学开设的昆曲选修课,全校更是有三分之一的学生选修。此后,受白先勇的启发,北昆在北大开设了昆曲普及场,苏昆更是建立了未成年人昆曲传播中心,并承诺要让苏州的中小学生在校期间至少免费看一次昆曲。今年4月,白先勇倾注了巨大心力的校园版《牡丹亭》在北大妩媚登场,普通大学生粉墨登台,亲身感受昆曲之美。

位于北京东四十条22号的皇家粮仓是全国仅存、规模最大、现状最为完好的皇家仓廒。皇家粮仓是明代永乐七年在元代北太仓基础上建造,占地面积约600平方米,至今已有600年历史。

白先勇说:“在台湾,昆曲完全是靠大学校园传承,台大的曲社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而且从未间断过,中文系的女生听昆曲的传统代代相传,她们时常聚在一起唱曲,台湾有如此深厚的昆曲观众基础也正因为此。”眼下,此前已将青春版《牡丹亭》带入多所校园的白先勇,最为期待的是能有更多的人赞助这种行为,让昆曲走入西部或是更远地方的高校,在他看来,“昆曲在这样平民的、单纯的氛围里觅知音,多好。”校园版《牡丹亭》中杜丽娘的饰演者、北大法学院2009级法学专业研究生杨楠楠表示,“也许对于昆曲和传统艺术来说,我们的身体力行正是一种最满怀诚挚和敬意的传承。”而她的参与也带动了周围的同学,校园版谢幕时,每个演员都有粉丝捧场,而观众也都是他们的同窗好友。正如白先勇所说,“并不是现在的青年人不喜欢昆曲,而是他们没有看到最美的昆曲。”曾经有大学生问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田青,“昆曲那么慢,是爷爷奶奶看的艺术,现在还有必要演吗?”而田青的回答是,“欣赏昆曲需要有文学的积淀,能否看懂昆曲与个人修为有直接关系,昆曲已经等了你600年,不在乎再等你10年。”

在成为《牡丹亭》演出场所之前,皇家粮仓曾经是北京百货公司的仓库。两米的仓墙,十米的高度,歇山式的坡顶,形成天然而独特的声学效果。这些特点被普罗之声唱片公司总经理王翔看上,便将其租下来作为音乐视听室来经营。后来王翔发现来这里的顾客听的多,买唱片的少。一次很偶然的机会,王翔听到了昆曲青春版《牡丹亭》的“惊梦”片段。这个只有十几分钟的演出对王翔触动很大。王翔的头脑中立即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要在有着600年历史的遗址中演出有着600年历史的昆曲这一世界遗产。

■一年二三十场到四季曲声不断——

经过多方努力,只有90分钟的厅堂版《牡丹亭》在皇家粮仓首演。太短、缺少艺术性……最初的演出遭到了很多批评与质疑。“但我们毕竟是一家企业,以盈利为目的。90分钟是人可以集中精力听戏的长度。”厅堂版《牡丹亭》出品方、普罗之声文化传播公司市场推广中心负责人王龙说。在争议声中,厅堂版《牡丹亭》坚持走了下来,并且成了北京一处流行文化的地标,这一点,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改行名家回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