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中和夜,与君一起舞动

情系《春江花月夜》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01

第一次听《春江花月夜》,是30年前的一个明月之夜。其时,我的青春像迷乱的星星在朦胧的天空中闪烁着。在家里,关紧门户,放下窗帘,偷偷地聆听从破旧的唱片里传出的“天籁”之音。后来才知道,这是一首民族管弦乐曲,很有名气,在当时却是禁放的。

听惯了千篇一律昂扬之声的我,每一个毛孔似乎都膨胀起来,感受到柔和的抚摸。

后来,坐在中文系的教室,听老师讲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我又一次被感染了。这是唐诗中的一株奇花异葩,曾被前人喻为“孤篇盖全唐”之杰作。而《春江花月夜》这首民族管弦乐,便是借用张若虚同名诗歌的题目和内容。随着老师精彩的分析,一幅春江涨潮、江海难分、明月东升、光照万里的广阔图画在眼前徐徐展开……

毕业后,我一直在高校工作,二十几个春秋转瞬即逝。我的青春、梦想、甜酸苦辣,都与校园的一草一木融为一体。忽然有一天,一个机遇搅乱了我心灵的宁静。我问窗前明月光,我是去呢,还是留下?恰逢学校搞艺术节,学校礼堂紫红色幕布缓缓拉开,学生们端坐在舞台上倾心演奏着《春江花月夜》,我闭目虔诚地聆听着。此时,尘世的喧嚣、工作的劳累远我而去,一种宁静,一种温馨,恰似柔柔的春水浸润着我的心田。江畔柳丝在夜风的吹拂下婆娑起舞,花草在微风的抚摸下含笑点头,木桨打碎了江中渔船的倒影,水波托着那荡漾的轻舟……

我忽然飘飘欲仙,仿佛梦回30年前那个明月之夜,痛苦和忧伤早已化作轻烟缕缕飘去。我那躁动不安的心忽然平静下来,化作袅袅旋律。曲终梦醒,已是泪满衣衫。这晚,我终于决定留守我永远的精神家园……

图片 1

赏花赏月赏生活,学诗学词学文章,且为君狂,且为才倾。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风雅颂。

*
*

《春江花月夜 》  张若虚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全唐诗》中存诗仅两首的张若虚,在唐代灿如繁星的诗人群里实在毫不起眼,然而真正爱国学、爱唐诗宋词的人,想必都知道张若虚及其著名诗篇《春江花月夜》 
。  

把大唐引进诗歌朝代的,也许正是张若虚与他的《春江花月夜》。   

闻一多先生曾给这首诗以极高的评价:“在这种诗面前,一切的赞叹是饶舌,几乎是亵渎。”又说“这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从这边回头一望,连刘希夷都是过程了,不用说卢照邻和他的配角骆宾王,更是过程的过程。”说张若虚与他的《春江花月夜》“和另一个顶峰陈子昂分工合作,清除了盛唐的路——张若虚的功绩是无可估计的。”
  

的确,“孤篇横绝,竟为大家”绝不是戏言。尽管这一荣誉称号来得太晚太突然,谜一样的诗和迷一样的诗人最终还是成全了我们的期待和想象。

《春江花月夜》既富于南方民歌的色彩与风调,又较成功地运用了经过齐梁到唐初百年酝酿接近完成的新诗格律,还首次探索了七言诗中以小组转韵结合长篇的技巧,三者的糅合是那样完美,给后来的诗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本。这理所当然是个顶峰。
 

 《春江花月夜》的章法结构,以整齐为基调,以错杂显变化。三十六行诗,共分为九组,每四句一小组,一组三韵,另一组必定转用另一韵,象九首绝句。这是它整齐的一面。它的错综复杂,则体现在九个韵脚的平仄变化。开头一、三组用平韵,二、四组用仄韵,随后五六七八组皆用平韵,最后用仄韵结束,错落穿插,声调整齐而不呆板。在句式上,大量使用排比句、对偶句和流水对,起承转合皆妙,文章气韵无穷。诗中春、江、花、月、夜、人几个主题词错落重叠,伸缩变化,把读者引进了一个目眩五彩、浑然忘我的境界。

诗中江与月这两个主题中的主题被反复拓展,不断深化。春江、江流、江天、江畔、江水、江潭、江树这纷繁的形与景,和着明月、孤月、江月、初月、落月、月楼、月华、月明复杂的光与色,并通过与春、夜、花、人的巧妙结合,构成了一幅色美情浓斑斓迷离的春江夜月图。

诗人没有局限于一轮江月,而是把一种复杂的人类情感贯穿始终。无论是初月的明媚、高月的皎洁还是斜月与落月的迷离缠绵,抑或楼头月的徘徊、镜中月的清影、帘内月的倾注、砧上月的流照,无一不打上情感的烙印。把一轮明月写到如此清雅且夺人心魄的地步,就不仅仅是传世之作、而应该是旷世之作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