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沪剧院现实主义创作实践亚洲城ca88入口:,艺术研讨会在沪举办

沪剧《邓世昌》艺术研讨会在沪举办

时间:2016年03月02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郑荣健

  由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主办的沪剧《邓世昌》艺术研讨会2月28日在沪举办。胡劲军等有关方面负责人以及尚长荣、薛若琳、王安奎、毛时安、康式昭、杨绍林、郦国义、罗怀臻、荣广润、王馗、韩生、周传家、刘祯等戏剧界专家参加研讨,认为沪剧《邓世昌》突破以往沪剧西装、旗袍传统戏的样式,豪情激荡地演绎历史题材、讴歌民族英雄,充满家国情怀,是当下艺术舞台上出现的又一优秀力作,也是当代沪剧发展的重要成果。

  上海沪剧院推出的原创沪剧《邓世昌》,是为纪念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和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而打造的重点剧目,自2014年12月首演至今已跨越了两个年头,不仅在沪演出引起热烈反响,2015年进京演出也得到高度好评。上海沪剧院院长茅善玉在介绍经验时表示,沪剧历史上一系列坚实的创作实践,为沪剧乃至戏曲的现实主义题材创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和丰富的案例。沪剧《邓世昌》坚持走现实主义创作道路并有所收获,再次证明这条道路的坚实可靠。

一个剧院的海上风韵

——记上海沪剧院现实主义创作实践

  12月13日,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当晚,上海沪剧院新编沪剧《邓世昌》在上海天蟾逸夫舞台上演。全体观众起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默哀,向壮烈牺牲的民族英雄致敬。

  发生在1894年的甲午战争,牵动着国人的无限殇思。120年前,北洋舰队致远舰管带邓世昌45岁。在那场大海战中,他指挥着受创弹尽的致远舰冲向了日军的吉野号,最终壮烈牺牲,长眠海底。又逢甲午,历史回放——以沪剧的形式。

亚洲城ca88入口,  12月11日至13日,3场新编沪剧《邓世昌》演出,场场爆满,掌声雷动。舞台上,在致远舰即将撞沉的那一刻,许多观众紧攥着拳头站了起来,热泪盈眶。一位6岁的小朋友揪心地追问:“为什么不开炮?为什么没有炮弹了?”场面热烈感人。

  “我们为什么要在甲午年演出《邓世昌》?历史已经过去120年了,但今天这个戏,表达了中国人的爱国情怀,让我们震撼,感到灵魂受到了洗礼。当今时代,文艺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演这部戏,就是要告诉大家,不要忘记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要尊重生命、呼唤和平。”演出结束后,上海沪剧院院长、在剧中饰演女主角的沪剧表演艺术家茅善玉说。

  呼应时代,观照现实,鲜明地标识了沪剧的剧种优势和特色。对于上海沪剧院来说,从《罗汉钱》到《星星之火》《芦荡火种》,从《心有泪千行》到《敦煌女儿》《邓世昌》,每一个历史的节点,都有剧目与之呼应,每一个热火朝天的生活图景,都有创作的脉动。

  一条贯穿于剧院历史、贴近百姓生活的现实主义创作道路,清晰明确。

  一个剧种承载一座城市

  关注现实题材是沪剧的最大特色和优长

  沪剧,素来有“上海的声音”之誉。它源于吴淞江和黄浦江两岸的田头山歌和民间俚曲,从花鼓戏、本滩再到申曲,直到1941年上海沪剧社成立,才正式改称沪剧。

  上海沪剧院位于徐汇区天平路38号,同时以淮海路1889号沪剧会馆为人所熟知。院子闹中取静,面向淮海路一侧的大门古香古色,并不常开。周围是紧贴街面的小洋楼,黑色的绕花铁门、落地橱窗,处处显得精打细算。2003年,上海沪剧院搬到了这里。

  “这里是上海沪剧的先辈图。近年来,上海进行戏剧志的修撰出版,沪剧是历代传承脉络保留得比较全面的。”上海沪剧院党总支书记金雪苓指着会馆展厅里陈列的图谱说。

  新中国成立以前,沪剧专注于才子佳人题材的“西装旗袍戏”;新中国成立以后,在著名沪剧表演艺术家丁是娥等一代上海沪剧人的努力下,沪剧逐渐奠定了自己的风格。

  会馆展厅里,陈列着一幅幅老剧照,还有泛黄的剧本、曲谱和说明书。丁是娥、石筱英、解洪元、邵滨孙、筱爱琴等一大批沪剧艺术前辈的舞台形象依然流光溢彩。60余年来,上海沪剧院创作、移植、整理的剧目多达560多出,多数为革命历史题材和现实题材。

  特别是丁是娥主演的《罗汉钱》和《芦荡火种》,前者呼应时代命题,后者讲述抗日战争时期地下党和群众为掩护新四军伤病员与敌顽展开巧妙斗争的故事,后来成为京剧《沙家浜》的创作模板。一系列坚实的创作实践,有反映现实的时代潮声,有对革命历史传统的回望,为沪剧乃至戏曲的现代戏创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为戏曲的现实题材创作提供了丰富案例。 

  这些创作,无不蕴涵着对历史和现实的使命感,也带着浓厚的上海地域文化特色。《星星之火》以上海五卅运动为背景,塑造了一个农村妇女杨桂英在女儿被折磨致死后,在党的教育下走上革命道路的形象。《红灯记》讲述的是地下党员李玉和与母亲为革命英勇牺牲,女儿李铁梅继承遗志,高举红灯把电台密码交给抗日游击队的故事。《一个明星的遭遇》讲述了上个世纪30年代电影明星周璇的坎坷经历,记述了党组织和新中国对她的关心与爱护。

  “沪剧是一个新剧种,时间不长,因此受到的束缚也比较少,自由度很高,因此胆子大,敢于想象,什么题材都敢演。”茅善玉告诉记者,沪剧也演传统戏,比如《杨乃武与小白菜》《阿必大回娘家》等,很有上海的地方特色,是打基础的传统剧目,但沪剧比较关注现实题材,“也可以说,这是沪剧的立命之本,是最大的特色和优长”。

  “一个剧种可以承载一座城市的历史,凝聚一个时代的风云。”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说。沪剧之于上海,就是如此。很显然,上海沪剧院很早就找到了自己的创作方向——走现实主义道路,呼应时代,关注现实,反映老百姓的生活,传达老百姓的声音。

  与时代同步发出“上海的声音”

  每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都有一部沪剧与之呼应

  “一般的,人们会以为沪剧的老传统是小儿小女小情调,但不是的,沪剧的题材比较广,表现手段也比较自由,关键是要符合人物的性格,符合时代的需要。所以沪剧的一个很重要的命题,就是要如何创新,如何与时代同步。”茅善玉说。

  在传统戏曲中,像沪剧这样紧跟时代步伐的地方戏确实罕见——

  1950年,新中国颁布实施第一部《婚姻法》。不久,根据赵树理小说《登记》改编的沪剧《罗汉钱》由上海沪剧院的前身上海人民沪剧团推出。剧目讲述了饱受旧式婚姻痛苦的农村妇女小飞娥支持女儿自主婚姻选择的故事,通过两代人不同的爱情遭遇,揭露了旧社会对妇女的残酷摧残,讴歌了新社会妇女的翻身解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