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统勃Landon堡,300年前古乐器奏响Baroque之音

300年前古乐器奏响巴洛克之音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年5月16日

图片 1

此次来沪的演奏者年龄最大的53岁,最年轻的26岁。和乐器的“年龄”相比,他们都很“年轻”。

英国古乐学会乐团来沪演绎全本《勃兰登堡》

2月17日元宵夜,世界顶级三大古乐团之一的英国古乐学会乐团(Academy of
Ancient
Musi)将在上海音乐厅演绎全版六部巴赫作品《勃兰登堡协奏曲》,这是沪上首次演出全本的《勃兰登堡协奏曲》。现年“四十岁”的古乐团是第一个用古乐器录制莫扎特交响乐作品的乐团,这次演出中,除了体量较大的古乐器羽管键琴是在上海租借的之外,其他古乐器都由乐团空运带来。
古乐器演奏难度 大于现代乐器
此次来沪的演奏者主要是60后和70后,年龄最大的53岁,最年轻的26岁。但是,和乐器的“年龄”相比,他们都很“年轻”,欧洲古乐器一般存在于17、18世纪的巴洛克时代。
从外观上看,古乐团用的弦乐器和现代乐器区别不大,但制作工艺更漫长,比如木材都需要长时间自然风干,而现代乐器常常使用烤箱等设备进行快速烘干。另外,现代琴弦大都使用复合金属丝弦缠绕尼龙丝弦制成,而古提琴基本以动物肠线为原料制成。虽然现代金属琴弦张力比较大,音量也较大,但古乐器的羊肠弦颜色更温润,音色古朴。
保存至今的古提琴原件,尤其是上乘之作的数量非常之少,因此舞台上参与演奏的许多乐器实际上都是不可替代的。此次演出中,乐团中的小提琴家路多夫·李希特将在第一首《勃兰登堡协奏曲》里用高音小提琴(piccolo
violin)进行演奏,这类乐器现在已经不常用了。其他如高音小号、羽管键琴、古提琴(现代小提琴、中提琴的前身)等专属巴洛克时代的乐器都可以称为“老古董”了。
据专业人士介绍,这支乐队仍保留了18世纪乐团的原始编制,而演奏古乐器也需要特别训练,比如古管乐器没有现代乐器上的键,因此音高全凭演奏员气息控制;小提琴和中提琴未有搁下巴的位置;大提琴演奏者需用双腿夹紧乐器而非把它放置于地上进行演奏。总体来说,演奏难度大于现代乐器,所以古乐团也屈指可数。
古乐器再现巴洛克音乐
“我们参考了巴赫的手稿复印件,这可能是最好的音乐文本;同时我们也使用了可能是最好的乐器,甚至可能是巴赫那个时代流传下来的,或者是原乐器的复制品。对巴赫时代演绎风格最好的理解,就是来自于这些历史文件。”英国古乐学会乐团音乐总监兼指挥理查德·埃加说,很多乐团演绎过此作品,但他希望能还原“古色”的巴洛克音乐。

这部作品原名《六首为不同乐器而作的协奏曲》,因巴赫的手稿于19世纪中叶发现于勃兰登堡,故改为现名,一般被认为是巴赫为勃兰登堡选帝侯克里斯蒂安·路德维希创作的,时间大概在1719年至1721年间。在巴赫的有生之年可能这部作品从没有公开演出过。
与其他两大古乐团(圣马丁室内乐团、英国协奏乐团)相比,英国古乐学会乐团的特点就是在音色上追求本色,注重细节。乐团创始人霍格伍德是巴赫音乐的权威研究者,多次修订巴赫手稿。之所以选取《勃兰登堡协奏曲》,是因为“它是巴洛克协奏曲中最好的一套”,理查德·埃加说,“在英国,喜欢这部曲子的观众群年龄层跨度很大。巴洛克和古典音乐并不只是给有钱人和老年人听的。”

遗失在标准化的历史背面

第一次听到巴赫的《勃兰登堡协奏曲》大约是在二十年前,EMI公司出品,1950年萨尔茨堡的现场录音,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奏,指挥是富特文格勒。里面只选择了六首中的第三和第五首。当时买这个唱片其实是冲着指挥去的,至于曲目的确知道的不多。听下来的感觉不好,觉得既没有《B小调弥撒》所叙述的信仰的教义,也不是《马太受难曲》在天国和大地之间架起的桥梁,既然是应酬之作,为什么如此沉重?比如编号1048的第三首,庄严虽是有的,但缺少奕奕神采,显得松散拖沓,不够集中。紧张和松弛的对比从来都是富特文格勒常用的手法,或者说是他的艺术原则,但用在这里是不是过于戏剧性?富特文格勒使用的是钢琴,没有用巴赫时代的羽管键琴。还有第五首,主奏部和协奏部之间的对比显得过于强烈,由于处理时加重了分量,导致时间也拖长了很多。第一乐章末尾的那个华彩乐段向来为人所品头论足,而评论界给出“潇洒和浪漫”的评价显然不是称赞之词。末乐章的活泼则完全不见了。勃兰登堡,怎么会穿上如此沉重的外衣?那种厚重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音乐的铠甲。带着疑惑,我很少再听这个为人称道的协奏曲典范,不敢也没有资格怀疑作曲家和指挥大师。

写到这里,突然明白了斯特拉文斯基创作的中后期为什么会溯源而上,作穿越各个音乐王朝的旅行,在历史的风格里和众多的作曲家游戏,他看到了作为大型交响乐队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他要找到更有节制的外形,更为多变的样式,于是在18世纪纯粹形式主义的抽象中找到新意,在不同类型的小型乐器组合中赏玩,在简洁、明快和克制的原则中左右逢源,那种技术和精神完美结合的快意只有他老人家自己心知肚明。也许再过三百年,古乐的巴赫之外,我们的后代子孙的耳朵会充斥着晚期的斯特拉文斯基?

英国古乐学会乐团让人们见识了久未露面的乐器,没有活塞的小号,圆号,琉特琴,两百多年前的双簧管,竖着吹的八孔直笛,以及没有“支腿”的低音维奥尔琴。这些乐器的复苏让我们拥有了三百年前的耳福。史载在巴洛克盛期,许多的乐器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在乐器演奏者的选择下,很多乐器永久的消失了。由于小提琴的实用和声音的响亮,渐次波及到其他弦乐器的取舍,最后中提琴,大提琴和低音大提琴构成了现代乐队的弦乐声部。那些手式、脚式的维奥尔琴逐渐消失。而17世纪名目繁多的管乐器也在“标准化”的过程中迅速缩减,各类竖笛和横笛固定为今天的二种,肖姆管和高高低低的小分类集中为双簧管和大管,而小号和长号越来越多的使用中音区和低音区,这就排挤掉了同样音区的其他许多簧管和铜管乐器。

那个年代,还没有吃专业饭的乐队,大部分乐师都是兼职,白天是面包房师傅,比如维瓦尔第的爸爸,到了不干活的时候,技痒的好事者就凑一手。一直到海顿的年代,所谓宫廷乐队才像那么回事,充其量也就是二三十人的规模。巴赫时候业余乐队的规模很小,勃兰登堡协奏曲就是为编制小和不专业的乐队写的。虽说是为七至十三件乐器创作的,编制不大却种类齐全。包括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大提琴,管乐有双簧管,大管,竖笛,没有活塞的小号、圆号,以及被现代乐队淘汰的低音维奥尔琴和琉特琴。而羽管键琴则担任通奏低音和指挥。巴赫运用了尽可能多的乐器编制,将巧妙的乐思和精美的技术汇合一处,除了个别的曲子外,六首曲子通篇充满了喜悦感。

那个年代音乐听的不多,根本没有多想巴赫为什么写这个作品,乐队编制,演奏的乐器,还有后来时髦的本真演奏问题,统统都不知道。由于失了兴趣,也懒得去找其他版本再听,答疑解惑的事情放在一边。偶尔听到的版本还不如富特文格勒,不少指挥在强弱的对比和情绪的处理方面更为夸张。后来知道,即使富特文格勒版本也遭人诟病,至少是争议颇多。赞成的说,他的处理感觉就像靠着舒适的靠背椅一般,恬静舒适,反对的则认为,完全是做作甚至是疯狂。再后来,因为崇拜卡尔·里希特这个演绎巴赫的大师,也买了不少他指挥的DVD,特意看了《勃兰登堡协奏曲》全本。仍然是困惑不已,虽然他那个团也是室内乐编制,三十来个人,但乐团使用的乐器还是现代的,演奏方式,或者说指挥方式还是浪漫激情有余,内敛含蓄不足。

图片 2

巴洛克音乐的晚期,协奏曲正由主奏部的几件乐器慢慢走向“突出独奏”乐器的过程。众所周知,《勃兰登堡协奏曲》的名字是后来人起的,巴赫当时为这部作品定的标题是《六首不同乐器的协奏曲》,意在从乐器配置,乐章结构进行多方面探索。作品充满了实验性,多变性和趣味性,主奏部自身以及和协奏部乐器随意组合,相互连接和转换各臻其妙。请看编号1047的主奏部有小号,竖笛,双簧管和小提琴,这种组合俨然就是一个多声部的整体;再看1049,一把小提琴和二支竖笛构成主奏部,二件乐器和协奏部你来我往,频频竞奏。而在1050中,羽管键琴也加入到主奏部,这在当时的组合中是罕见的,是巴赫让羽管键琴改变了长期以来只做通奏低音的地位。由此开了18世纪键盘协奏曲的先河。再看1051,乐器配置完全排除了高音部的小提琴和长笛,两把臂上中提琴,两把低音维奥尔琴,一把大提琴和一把低音提琴,加上羽管键琴,仅有7件中低音弦乐器却产生了非比寻常的音色。上述丰富多变的器乐组合,美妙和有条不紊的对比,在两百年后的大乐队编制里,不被淹掉那才是怪事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