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演安徽庐剧再写京城传奇,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情意缘》北京首演安徽庐剧再写京城传奇

时间:2017年07月25日来源:中国文艺网作者:一文

  缘巧合书写人生奇遇,善意永存谱写情谊篇章。2017年8月5日,新编大型古装庐剧《情意缘》将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与首都观众见面。作为一部由民营企业家自创剧本、自筹资金,与多家专业院团联手排演的地方剧目,庐剧《情意缘》此次北亮相北京,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这是继1957年安徽省庐剧团晋京后,时隔60年,这一传统地方剧种又一次在京城亮相,也是庐剧民间原创剧目首次自主进京展演。

图片 1

古装庐剧《情意缘》排练现场

  真情永流传书写传统中国情

  新编古装庐剧《情意缘》讲述了一个知恩图报、有情有义的真情故事。故事由富家千金刘文英与穷书生马良棋私奔而起。两人的后代马小宝幼年落魄时被富家万氏兄妹收留作为伴读,与万家小姐青梅竹马。十年寒窗,马小宝陪同万家公子进京赶考。万家公子染病无法应试,小宝情急之下顶替赴考,中了状元。主考官李大人有意招小宝为女婿,小宝只能如实相告并说明了冒名顶替的前因后果。李大人赞赏小宝的知恩图报,有感于两人的情深意重,于是奏明圣上,将万小春与马小宝封为”仁义兄弟”并昭告天下。后万家遭遇火灾,万小姐死里逃生,上京寻兄。苦尽甘来花好月圆,全剧在两对新人喜结连理的大团圆中结束。

  庐剧是流行于安徽皖中、皖西、皖东的大片地区和沿江、江南、沿淮的部分地区的地方戏曲剧种,民间又称为“倒七戏”、“小倒戏”。因其创作、演出活动中心在皖中一带,古属庐州管辖,故于1955年3月,经安徽省文化局报省人民委员会批准,定名”庐剧”。

  庐剧形成至今已有200多年历史。它是在大别山一带的山歌、淮河一带的花灯歌舞的基础上吸收了锣鼓书(门歌)、端公戏、嗨子戏的唱腔发展而成。曲调清新朴实,优美动听,很受当地群众喜爱。在安徽,因地域不同,受各地方语言、民间音乐和相邻剧种诸多因素影响,庐剧形成了上、中、下三路三个流派。上路(西路),以六安为中心,音乐粗犷高亢,跌宕起伏,具有山区特色的山歌风。下路(东路),以芜湖为中心,音乐清秀婉转,细腻平和,具有水乡特色的水乡味。中路以合肥为中心,音乐兼有上路、下路两地特色。庐剧的声腔丰富多彩,被称为“安徽戏曲音乐的宝库”。

  2006年,庐剧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庐剧通常以三、五人登台的小规模进行演出,讲述的故事多来源于民间生活,以讴歌古代劳动人民的善良、勇敢为主要内容。

  作为一部大型原创作品,《情意缘》同样继承了庐剧以故事动人,以情感人的传统。剧中登场的人物,无不展露了人性的闪光点。无论是知恩图报的马小宝,还是不论家境、贫富差异而真诚待人的万家兄妹,抑或是通情达理、一身正气的李大人,皆显示了做人处事的至真至诚。这既是对中华民族优秀传统道德的一次弘扬,又是对庐剧扎根民间文化、讲述民间故事的一次传承。

图片 2

古装庐剧《情意缘》排练现场

  扎根于民间安徽传统民间戏剧的当代复兴

  《情意缘》于2016年8月18日在安徽大剧院首演。这部剧的诞生堪称民间庐剧发展史上的一件盛事。由民营企业家自创剧本、自筹资金,与多家民间、专业庐剧团联手排演,无论在创作历程还是舞台规模上,《情意缘》都创下了庐剧历史的首次,其创排历程更具有广泛的启迪意义。

  作为安徽合肥地区流行的唯一本地剧种,庐剧在民间的发展面临着重重困难,剧本荒、资金短缺、演员不足……这些问题既是庐剧在今日发展面临的实际阻力,也是当下困扰地方戏曲小剧种的普遍困境。作为一个庐剧爱好者,宣祥友萌生创作一部新编庐剧时,也面临着同样的困难。

  宣祥友自幼在农村长大的他,受戏迷父母影响而迷上庐剧。他在小时候曾跟随庐剧戏班跑村串乡,并暗自立志,长大有能力之后要让村里的父老乡亲都能上大剧院看庐剧。这一萌发于童年的朴素愿望,支撑着宣祥友在立业之后一直心系庐剧的发展。为此他成立了合肥雨中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推广传统戏曲艺术、弘扬民族文化艺术为己任。公司下属的民族小乐队与演员,自公司成立以来走田头串社区做了数百场公益演出。他们自己创作了包括戏曲清唱和折子戏节、相声、小品在内的诸多短节目演出,节目内容健康积极向上,紧随时政精神大力弘扬正能量。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走社区、送戏到民间的“接地气”演出路线,为庐剧这一本土剧种在合肥及安徽其他地区的普及和推广奠定了扎实的群众基础。让庐剧站上更大的舞台,则是宣祥友对这一剧种的另一种期许。宣祥友这样解释制作这部作品的初衷:“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抛砖引玉,目的是让社会关注庐剧的健康发展,特别要敲响铿锵的锣鼓引起年轻观众的关注,只有年轻人的加入我们的庐剧才有希望,非遗文化才有未来。”

  为了创作编排出一台大剧场庐剧作品,宣祥友克服了重重困难。没有剧本,他自己操刀创作。《情意缘》的剧本经过反复修改,创作时间长达八个月。没有资金,宣祥友及自己的雨中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自筹资金,投入超过三百多万元。同时请来了几个县、区的民间知名艺人协同作战。

  有别于传统庐剧演出的小编制、小规模,《情意缘》前后登场人物十余人,台上演员三十余人,全体工作人员更超过八十人,是名副其实的“大制作”。在唱腔上,《情意缘》采用庐剧西路风格,曲调高亢。在剧情上,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故事引人入胜。而在人物塑造上,无论是马小宝还是万家兄妹,形象都鲜活生动。扎实的内容为《情意缘》赢取更多受众奠定了基础。

图片 3

古装庐剧《情意缘》排练现场

  六十年一甲子庐剧回京,民间原创剧目闪亮舞台

  《情意缘》于去年8月在安徽合肥首演,受到了各界的好评。有媒体这样评价:“这次演出是安徽民营文艺社团的先河之作,是民营社团的抱团结晶,是为放飞‘庐莺’开门探了一下头。”

  《情意缘》的诞生除了为原创作品短缺的庐剧增砖添瓦,更整合了本地的民间、专业剧团资源。它代表了一种可复制的文化自觉,为将来基层文化资源的挖掘、整合、开发,进行了探索实践。

  从安徽到北京,是宣祥友和《情意缘》为宣传庐剧、传承“非遗”迈出的新的步伐。1957年,安徽省庐剧团曾经赴京演出了包括《休丁香》、《借罗衣》、《讨学钱》在内的传统剧目,赢得了首都各界的高度评价,并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的接见。而在此之后的整整六十年时间里,原创传统整台庐剧剧目的足迹再未涉及京城。

  六十一甲子,此次《情意缘》晋登北京长安大戏院演出,也是时隔半个多世纪后庐剧在首都北京的再一次亮嗓,也是庐剧民间原创剧目首次自主进京展演。这次进京演出彰显了一个地方戏曲剧种的文化革新能力和创新力量。

  剧组上下对这次北京演出极为重视,他们不顾酷暑从剧目、表演等各个方面认真打磨,全体演职人员上下一心,目标只有一个——给首都观众奉献一台原汁原味的庐腔庐调,为“庐莺”攀高枝出汗出力。而在北京演出之后,《情意缘》拟前往台湾演出,为宣传大湖名城合肥再出力量。

春花开 秋月清 东阳落 夏虫鸣。

最燥热的夏天,不愿停步的夜晚。

有的人忙着旅行,

有的人忙着期待新的生活。

而我,只要,好好的看戏。

即使岁月流转世事沧桑,但是有一种情怀叫做怀旧,是时间永远无法抹去的痕迹。家乡安徽的庐剧,又叫“小倒戏”,就是这样一种让人充满感情的追忆。她是生活。你摸不到,却又切切实实的感觉到。她是多年之后回忆起来仍会热血沸腾,会激动流泪的往事。

纵然现代夜生活摇曳生姿,娱乐节目也丰富多彩,可是唯有庐剧,始终是传统老人们的心头最爱,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所爱。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庐剧作为安徽本土剧种,自从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之后,一切看上去很美,好像重新焕发了青春,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演出热潮,拴住了一批又一批戏迷的心思。庐剧就是这么牛,其中包含了安徽人多少的悲欢离合,只有上了年纪的老戏迷才深有体会。

庐剧一直停留在童年的回忆中,那热闹、张扬、泼辣、欢快构成了我脑海中庐剧的底色。

时隔多年,没有想过特意去看一场庐剧,也许是它不易寻见,也许是它被我这个资深“北漂”遗忘,总之,它静静地待在一个角落,悄无声息,似有似无。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出差回合肥,我偶然再次看到了庐剧。

这不,继春节期间演出庐剧之后,合肥又连续多晚“搬戏”了。夜幕降临,街道旁的一个大戏台上五彩缤纷,身着亮色戏服的演员们在台上忙不迭地转悠开来。演出还未开始,便已有忠实的戏迷早早守候在那里,只为等待即将拉开帷幕的现场好戏。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演出既不收门票,也没人维持秩序,但一切都是规规矩矩的。演员们在台上认真地演,没有丝毫敷衍;观众们在台下认真地看,没有大声喧哗。

我在旁驻足,也加入了观赏的人群。故事讲的是古时候两个家庭联姻的故事,中间曲折离奇,最后当然是大团圆结局。

姜还是老的辣,演员们在台上挥洒自如、从容有序。台词说得是有高有低、抑扬顿挫,这哪里是背着台词说出来的话,分明就是他们自己说出来的嘛!

演员们拿捏得恰到好处,死板的角色被他们演得活灵活现。

戏班里的演员实力不俗,伴奏的师傅们也是有板有眼。一个二十多人的伴奏团队规整地坐在舞台的右方,拉二胡的、打扬琴的、敲锣打鼓的,热闹非凡。

图片 13

图片 14

令我惊奇的是,有个师傅太神奇了,居然可以一边拉二胡一边抽烟,还拉得十分投入。

叼着烟拉二胡不算什么,关键是他能用拉弓的手夹着烟拉二胡,这五个手指头分工合作,什么也不耽误,哈哈哈!

庐剧只是一个地方剧种,外地人看庐剧,如果不看台词屏幕,估计就只能靠演员的表情动作,来猜演员到底说了什么。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不管是看门道的还是瞧热闹的,反正观众是里三层外三层,把戏场呈半圆形簇拥围住,沉醉于剧情的跌宕起伏,感情也随之一路奔波变化……

有的时候,说不清是人生如戏还是戏如人生,每个人都在其中装扮和演绎着自己的角色,无论精彩抑或悲情。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今夜,穿过岁月的河流,所有的思绪都将回归古朴,释放着守望的无悔…..

庐剧,是属于合肥人的一个流离所爱的传奇,也是地方老戏迷心中一个难解的情结。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相关文章